奇怪了

最近我怎麼好像發生了一些鳥事咧??

 

 

話說上週五

我歷經了這輩子最恐怖的身體反應

還以為自己是得了什麼怪病........

 

 

事件發生的前幾天

我的身體突然出現了奇怪的反應

會突然間的手麻腳麻

而且症狀每次維持大約有10幾分鐘之久

但是這種麻

好像又跟一般被壓到血液不通的麻有點不同

它是非常均勻的分布在我的雙手雙腳

而且就算我起身走動變換姿勢

這種麻痺的感覺還是沒有舒緩

而接下來幾天

症狀似乎有更明顯的跡象

時間也拉的很長

甚至出現麻痺時

會有暈眩的狀況

 

一直到了上週五早上

這種狀況到達了巔峰

從10點多麻到12點多還沒消退

從本來末梢神經麻

變成麻到手臂和大腿

後來又麻到整個身體

甚至最後連嘴唇和舌頭都麻

真是見鬼的莫名其妙

 

而且剛開始麻

我還傳訊給朋友們

大家很熱心的幫我找資料

看看我到底是得了什麼病

或是應該看什麼醫生

老實說幾年前我也發生過類似的狀況

只是還沒查到原因我就康復了

結果大家非常的熱心告訴我

這不是中風

要我不用擔心

可能是神經去壓到

或是長了骨刺什麼的

所以要我去掛神經內科

 

 

不過隨著症狀愈來愈明顯

全身上下幾乎快淪陷

我的腦袋已經無法思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也無法一個個回應朋友給我的意見和資料

最痛苦的嘴麻和舌頭麻真的很可怕

接下來一陣陣痛苦的暈眩和想吐的症狀

已經讓我快要失去知覺

 

 

偏偏星期五的中午

臨時要去掛神經內科

一時也找不到醫院看診

而且12點大概也只能先送急診

急診室的醫生也不是主治醫生

我可能只會被當白老鼠的實驗

搞不好以為我是中毒啦

還安排幫我抽血驗尿通腸洗胃什麼的

想到就真是太可怕了

為了避免亂投醫

我選擇及時回家休息

因為我的身體已經快要站不住

腦袋也呈現停滯狀態

再不快點回家

我可能會路倒在半路

到時候碰到劫財劫色什麼的

應該會更慘吧!! 

哈哈~我是電視看太多嗎??!!

 

 

把工作交代好之後

隨即叫了計程車飛奔回家

直接倒臥在床上

一睡覺是4個小時

 

不知道是因為我長期睡眠不足

還是因為生病的關係

這一覺我睡的好沉

感覺也睡的好久

睡到四肢依舊無力

但是睡著之後的感覺應該不錯

至少我可以暫時忽略麻痺不舒服的感覺

 

 

因為這個突然發作的症狀

我把家裡的人嚇的半死

還以為我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的! 到我那天下午睡醒

我都還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也不知道自己生了什麼病

 

老實說.....嘴麻和舌頭麻

我已經再懷疑自己是不是中毒了

而且我早上除了早餐之外

只有吃過中藥

其他什麼也沒碰

我想...到這裡

大家應該都會覺得我可能真的是中毒了

甚至天韻在網路上幫我查到說

中藥的鉛中毒就會有暈眩手麻的症狀

所以婆婆先是很緊張的給了我杯牛奶希望可以解毒

然後帶著我要到檢驗所去檢查是否中毒

 

 

結果...檢驗所說沒辦法檢測這個項目

臨時又改到了郵政醫院

剛好看到有家醫科可以掛

想說先讓家醫科的醫生診斷是什麼問題

至少可以稍微正確的判斷我應該要去掛什麼科別

嗚...結果進去跟醫生敘述完我的症狀

醫生說:你這不是中毒!!!   你應該改掛神經內科 

((( 是阿,我早就已經掛好台安醫院星期日的神經內科了,只是我今天還是必須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阿)))

而且最慘的是

我居然被訓了一頓

醫生說我怎麼那麼沒常識

應該要掛神經內科而不是家醫科

乾... 很多疾病不是都要先由家醫科初步診斷後

再由家醫科建議去看哪一科的嗎??

是我沒常識嗎??

真是莫名其妙咧!!!

就這樣...我被醫生退掛

要我改掛隔天一早的神經內科!

 

 

好吧!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醫生那麼肯定我不是中毒

但我也只能等隔天早上求助神經內科了!!

不過心裡面還真的很擔心自己會不會得了什麼絕症阿!

 

 

 

有時候事情真的很多陰錯陽差的狀況發生

 

 

簡單來說

因為每次看中醫最晚都要看到凌晨1點多

為了省下一點排隊的時間

所以我耍小心機把健保卡放在中醫診所

目的是為了方便"排隊"

 

所以為了隔天要去看神經內科的我

必須回到三重的中醫診所拿回我的健保卡

 

 

結果到了櫃檯

我忍不住跟櫃檯小姐閒聊幾句

我今天不知道怎麼了,居然手麻腳麻,甚至連嘴巴舌頭都麻,所以我要來拿健保卡,明天才能去看醫生!

 

 

結果...就在這時候

事情有了很大的轉變!!!

 

 

略懂藥理的小姐不加思索的直接跟我說:

『喔,那是你吃藥的反應啦!! 』

『可是醫生只加一點點,沒想到你的反應那麼大.........』

『有人吃一天的藥,麻了兩天的都有....』

 

靠...這是什麼藥阿

居然有那麼大的神奇功效

還可以讓人麻痺咧

簡直比點穴還要神奇!

 

 

就這樣莫名其妙的.... 我找到當天差點沒命的理由!!

 

 

 

 

醫生後來詳細解釋給我聽

原來是他在我的水藥裡

加了一種叫做【附子】的藥材

主要是幫我逼出感冒時體內的寒氣

而會有這樣的症狀

其實是因為寒氣正被逼出來

好像被運功一下

難怪我喝下藥的當下

會感受到肚子一股熱流

而且可以持續一個多小時

然後隨著吃了幾天的水藥後

藥效漸漸在體內產生反應

也才會讓我剛開始前幾天只是輕微的麻

到後來變成全身麻

原來原來~~都是附子惹的禍!!!

原來是大病要痊癒時有的反應阿!!!

 

真是太神奇了!!

當然也因為這個藥

我的感冒最後終於好了!

 

 

不過

讓我很害怕的是

因為每個人吃藥之後的反應都不同

我因為吃了這樣的藥發生那麼大的反應

導致我根本無法繼續上班

要是我今天剛好在開車

這樣也真的是太危險了吧!!

 

 

 

總之~~

最後還是慶幸找到真正的問題了

否則我大概跑遍了所有的神經內科

或是不斷的求診

醫生怎麼樣都找不到我的病因阿!!

 

 

 

 

 

 

 

 

【附子劑的應用目標及其瞑眩作用】

 

附學名子為Aconitum Fischeri Reichd,含有5%的贗鹼,本草所謂有大「毒」,即指此成份。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漢方醫藥迅速發展,日政府為順應時勢制定「國民藥品集」 (即中藥的官定性能),也是將附子的贗鹼規定為5%以上。

附子辛溫,有大毒,俱見譚述渠、何定容兩先生的大著,這裏不擬再贅。唯附子配劑的處方應該用在那一種症候?則為本文的主論。

附子在傷寒論、金匱要略,雖有生用、熟用之別─所謂生用發散治表,熟用峻補治裏─但對於新陳代謝機能極度沉衰者(所謂陰虛證)的功用,則同屬振奮復興(所謂回陽)之要藥,所以,除附子瀉心湯皆配合寒涼藥外,大多配合溫性強壯劑之類。我們從傷寒論、金匱要略二十多個配有附子的處方詳加研究,則不難明瞭附子劑功用的梗概。

所以,認識陰處證,就是應用附子劑的最高目標。

然而,什麼症狀可以稱為陰虛?處在今日的學術思想中,我們如果仍以古人之所謂「陽常有餘,陰常不足」,或「陽道常饒,陰道常乏」之陰陽思想以解釋附子劑的應用目標,恐怕不能滿足現代臨床家的要求。我們為欲達成附子劑應用的圓滿,則不得不對陰虛證求得更多的認識。

陰虛證是陽實證的對蹠。雖然沒有截然的限界可資認識,但從體質學上及病理學上言之,大略如下:

身體衰弱、貧血著明、顏色蒼白,或反現不正常潮紅,或浮腫。元氣不振、全身疲倦脫力感、嗜眠。手足寒冷而手心反有熱感、體溫低下(但感冒時如「脈浮而遲,表熱裏寒,下痢清穀」之四逆湯證的體溫上昇。及「少陰病,始得之,反發熱脈沉者」之麻黃附子細辛湯證的體溫上昇等,則屬於異常)、寒冷感。口舌乾涸而不渴(亦有反而大渴飲者是為虛渴)、舌赤滑光澤。乳頭消失。脈,大多微細,或沉遲,或遲弱,或浮而遲。大便軟,或泄痢者居多,很少便秘,小便清利居多,亦有反而小便不利、淋漓,尿閉者。屢屢頭眩目昏、腹痛、容易盜汗自汗。身體疼痛 。食慾減少,食無美味。

 

附子雖然是一種熱性有毒成份的藥物,但用在陰虛證,而能夠達到適可,則稱之為起死回生藥物也非過言。不過,這須視學養程度而定。假如將附子用在陽實證,則不但不能收到預期的效果,反而招致不可收拾的副作用─乃至中毒。

然而,服用附子劑恰到好處,偶而也會發生一種一時性的似中毒而非中毒的異狀,這種異狀就是中醫學獨特的瞑眩狀態,瞑眩狀態頗難以現代術語解釋,然可以「佳良反應」四字暫定之。

附子的瞑眩狀態,在臨床經驗,依病者的素質與徵候,及配合藥物的差異,可說變化莫測,但總以「心氣爽快如酒醉狀」為常見。

有文獻可考者,如金匱要略之桂枝附子湯及白朮附子湯方後云;「一服覺身痺,半日許再服,三服都盡其人如冒狀,勿怪,即是朮附並走皮中,逐水氣未得盡除故耳。」

又桂姜棗草黃辛附子湯方後云:「分溫三服,當汗出,如蟲行皮中即癒」,是皆明示附子的瞑眩作用。

至若烏頭桂枝湯的瞑眩之「其知者如醉狀」,則常見於附子劑服用後的患者。

其實,依臨床的經驗,瞑眩作用並非附子劑的獨特,日本醫人和田博士曾有下述二例值得研究的報告,「一具有小青龍湯證的喘急婦人,投以小青龍湯,服藥後突然大量子宮出血,旋止,而多年困擾的喘息病癒,以後不復再發。」

又「一青年人患流行感冒,和田博士診為具備大青龍湯證,以大青龍擬發其汗,然汗不出反而大下水瀉便,於是熱退病除。」

瞑眩,就是疾病趨向迅速治癒的良候,與副作用或藥物中毒狀態截然不同,不可不辨。

服藥後,發生預期外的症狀,而預期的症狀減退,而且身心爽快,是為真正的瞑眩,反是,則當視為副作用或中毒狀態。因此,在初發時必須細心鑑別方不誤事。

瞑眩一辭,始自尚書說命篇:「若藥弗瞑眩,厥疾弗瘳,若跣弗視地,厥足用傷。」同書註云:「方言曰;飲藥而毒,海岱之間謂之瞑眩」,這裏所謂「毒」,就是我國古代五種醫術中的「毒藥」之「毒」,意即藥物的效力。

 

 

附子劑的應用目標是以陰虛證為原則,在上文已經說過,倘若誤用在陽實證,或用不得其宜,則有發生很危險的中毒狀態之可能。

發熱、上逆,或嘔吐傾催。重中毒者則身體厥冷、冷汗如流,或吐水。輕中毒者,口舌麻痺辛辣,如嚼辣椒之感。頭眩,或身體麻痺,猝然暈倒而死狀。

中毒重輕與病者的體質、配合的藥物,及其分量,均有直接關係,所以,附子的使用量端賴臨床認證而定,並不能作硬性限制。

附子中毒後,除停服剩餘的藥劑外,依其原來的臥位使之安靜,此時不可驚惶失措,更不可亂投藥物,或溫覆。病室更宜有新鮮空氣流通,清醒後口渴,可以冷水飲之。續後必發嘔吐,或吐水。

附子解毒法,筆者很少經驗,因為筆者使用附子皆由極少量用起,然後視症狀演變而漸次增量以防過劑,故很少遭遇中毒狀態。因此,對解毒法未敢自作聰明。這裡介紹清水藥學博士二法以資參考,至若本草備要之「黃連犀角甘草煎湯解之」則為周知之事。

 

 

 

 

 

 

 

 

CF‧朵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您的暱稱 ...
  • 雖然這偏很久了;你的症狀的確是附子重毒;有些人用40-50g甚至百克沒事;有些人一點點就麻痺;過量會死亡;一般附子方中會加炙甘草解毒性;咱們是要他的熱性非毒;乾薑可以帶出附子效果。當然中醫理有一種特殊瞑眩的症狀;代表大病快好了;不過這要讓醫生推斷。
  • 謝謝您的建議^^
    那次真的嚇到了,想不到用中藥也是要很小心的~

    CF‧朵拉 於 2015/02/26 11: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