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
  • 親子天下雜誌19期
  •  

     

    站在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裡,看著兒子吳季剛為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設計的晚禮服,陳美雲心中有無限的感動。二十多年來,面對著兩個截然不同的孩子,自稱只是個平凡家庭主婦的陳美雲,卻進行了一場很不平凡的教育實驗。

     

    陪著兒子一路走來,陳美雲知道,這榮耀的背後,有多少的努力與不為人知的辛酸。從小愛玩洋娃娃的吳季剛,曾因親友的嘲弄而傷心落淚;念大學時為了舉辦服裝秀,在紐約的酒吧門口為客人掛了兩年衣服,只為了熟悉經常來此的服裝界名流。即使成名之後, 吳季剛仍每天辛勤工作一、二十個小時。

    因為吳季剛的與眾不同,也曾帶給陳美雲許多壓力。別人說這母親真怪,男孩子玩娃娃,不但不禁止,還到處託人幫他蒐集。吳季剛不在乎讀書、考試,一心只想順著自己的興趣。陳美雲雖盡力發展他的天賦,卻也在關鍵時刻堅持,要吳季剛把該有的教育完成,「因為教育會讓人有新的知識、新的想法進來。如果都只在做一件事,你的思想就會空掉,不夠寬廣,」陳美雲殷殷告誡兒子。

    當吳季剛因為蜜雪兒穿上他設計的禮服一夜成名,陳美雲要吳季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好好謝謝他的哥哥。因為陳美雲很清楚,「如果不是哥哥這麼按部就班、容易帶,我沒那麼多時間搞你這個小孩,你要謝謝哥哥,」她對吳季剛說。

     

    二十多年來,面對著兩個截然不同的孩子,自稱只是個平凡家庭主婦的陳美雲,卻進行了一場很不平凡的教育實驗。<p>Jason(吳季剛)從小就跟其他的小孩不一樣,他不太願意接受傳統的規範。這在二十多年前,整個大環境還是很保守的氣氛下,對我是很大的挑戰。我還有一個大一點的孩子,心裡就會設定老大走過的路,好像老二也該跟著走。但事實上,我發現有很大的差異。

    老大念的是中規中矩的幼稚園,我帶 Jason 去參觀,他就跟我說:「媽媽,我不喜歡這個學校。」這學校就是要穿得乾乾淨淨、整整齊齊,一進去就要學寫字、讀書。

    Jason 要上幼稚園的時候,剛好有個朋友告訴我,在內湖有家森林幼稚園,我可以去看看。我帶 Jason 去那個學校,他非常喜歡,因為那裡有很多好玩的東西,整個環境就像是一座森林。裡面的孩子都很快樂,每天剪啊、畫啊、寫啊。

    後來我想把弟弟跟哥哥放在同一所學校,我比較方便。我帶弟弟去看哥哥學校,不行;帶哥哥去看弟弟學校,也是不行。哥哥覺得髒兮兮的,他不習慣。我只好各自讓他們讀喜歡的學校,他們都滿快樂的。

     

    我一直在想,多久我才能證實,自由開放的教育跟傳統的教育,到底哪一個才是好的?一、二十年下來,我得到的答案是:適合這個孩子的方式、環境,就是好的。因為你把一個很有想法的孩子放在很呆板的教育,他不一定能快樂、加分。如果你把一個比較傳統的孩子放到任何學習都要開放、自己去思考的環境,他不見得會做得很好。

    只愛藝術,不在乎功課

    Jason 小學時我跟他講:「你可不可以把成績考好一點?」他就說:「我不覺得一定要像哥哥一樣每天都考一百分,如果他考了九十九分,他就會有失敗的感覺。那我考八十幾分,我每天都有二十分進步的空間。」

    我發現再逼 Jason 也是一樣,但還是給他一個標準,不能太離譜,以國外標準來說,就是至少有個 B。

    老大初一念完,我們就出國了。

    因為我發現 Jason 有很多跟人家不一樣的想法跟動作。比如他從小不玩小汽車,也不愛看卡通;他從小就愛玩娃娃,喜歡看平劇、時尚展。後來我才知道,他喜歡看平劇是因為那些衣服很美,那些線條、佩飾他很喜歡。他很喜歡藝術,但對功課不會要求。那時候台灣的國中有放牛班,我就很擔心,跟我先生講:「Jason 也沒這麼笨,他各種發展都不錯,如果到了中學,因為功課不好被編到放牛班,會影響他心理的成長。還是找機會出國,讓他們有機會去學習新的東西,在語言方面多一些能力,不一定只有念書的路。」

    孩子的堅持與母親的堅持

    我在 Jason 身上看到一個很大的特質,就是他很堅持。

    他從幼稚園開始,捏捏弄弄的能力就很好。他在十四歲的時候,就得到日本紙黏土的教授資格。在日本,平均五十五歲才能拿到這證照。在學紙黏土的當中,他同時跟著教他聖經故事的老師學裁縫,因為老師發現 Jason 念聖經時不專心,一直在畫畫。老師就問他:「你在畫什麼?」他說:「我長大要做設計師。」老師就說:「做設計師需要有人指導。這樣吧,你乖乖念聖經,我每個星期撥一天來專門教你畫畫,因為我是學服裝設計的。」

    後來老師真的每星期一天來教他念聖經,一天來教他服裝設計。

    可是不到一年,老師就說他的東西全部被 Jason 學完了。「他有天分,你應該請更高明的老師來教他。」因為這位傳教士的一句話,我就去加拿大最好的設計學校 Granville Island Design School 找老師。他一路上都很幸運,常遇到貴人。

    到了中學以後,他跟一般孩子都不一樣,幾乎都在工作。他自己做娃娃上網賣,第一筆生意就被騙了,東西寄去卻沒收到錢。他再次上網賣娃娃,就學會請人先把尾款寄來,他用尾款去買布。

     

    Jason 在美國念高中的時候,有個機會可以去法國當交換學生,但他不是那麼想去,因為當時他在美國已經有工作。我就跟他講:「你這工作的目標太小了,你要看遠一點,你去歐洲看看不同的東西會更有感覺。」後來他去了法國,去了之後很喜歡,因為那裡有很多東西可以看。

    我覺得孩子的天分是要培養的,可是在培養天分的同時,孩子的基礎教育也一定要有。Jason 很小就跟我講,他不需要念太多東西,可是我跟他說:「我不認同,大學畢業是最基本的。我不要求你考第一名或一百分,但基本的學歷、知識、能力一定要有,這樣才不會變成一個只是會縫、會做,卻沒有學問的工人。」

    奇蹟背後的真相

    蜜雪兒的事件就像是奇蹟一樣,但背後 Jason 真的努力了很久。他到了紐約學設計,想要做一場職業秀,可是他在紐約沒有人脈。於是他想到一個辦法,他找到一家流行服飾界人常去的酒吧,他就去那邊打工,星期五、六的晚上就坐在門口幫人家掛衣服。第二年的時候,老闆覺得他很不錯,就讓他進去收盤子、幫客人點菜,後來他就愈來愈認識這些人,建立了一些人脈。

     

    他第一次在紐約辦服裝秀的時候,把我們嚇了一跳,因為他是在紐約的職業秀場作秀,非常難得。當時他才大學四年級,即將畢業,但因為忙著籌備服裝秀,沒有繳交畢業作品,所以沒有拿到畢業證書。為了這件事情,我跟他不愉快很長一段時間,但他給了我一個理由,他說:「媽媽,我們學校有一個魔咒,出名的都不會畢業。我一定要比同年齡的人更早讓人看到,所以我要在畢業當季作秀。請你原諒我沒有畢業,但有一天,我會讓學校還我一張畢業證書。」蜜雪兒的事情發生後,學校都對外宣稱 Jason 是他們學校畢業的,其實他並沒有拿到畢業證書。

    我現在回想起來,真的覺得他膽識很夠,不懂得害怕。我跟我先生一直都是很緊張,但 Jason 每個步驟都很認真在做。

    我自己也是從 Jason 小時候就受到很多壓力,因為每個人都覺得我是怪人,怎麼小男生要學這些東西你一點都不生氣,還在幫他?

    記得在加拿大時,家裡擺了Jason 的娃娃作品,有次台灣來的朋友看到就說:「家裡沒女兒,怎麼都是娃娃?」那一次,我看到 Jason 掉淚。為了不讓他再受傷害,我們花了大筆錢,重新裝潢地下室,讓他把作品和工具都移到地下室。他就不必受人嘲弄,他在那裡很開心。

     

    我後來想通一件事:孩子所學的東西,如果不是他喜歡的,他永遠不會快樂,就沒有成就感,那我是不是要揹他一輩子?與其這樣,不如讓他學他自己想做的,他舒服,我也舒服。

     

    站在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裡,看著兒子吳季剛為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設計的晚禮服,陳美雲心中有無限的感動。在那博物館裡,那件衣服展示的空間最大,整個電視螢幕不斷的播放吳季剛跟蜜雪兒見面的過程。「我覺得這種榮耀不是剎那,而是永恆的,因為世世代代都會放在那裡。」

    Jason 後來曾跟我說過一句話,讓我很感動,他跟我說:「謝謝你,媽媽,讓我可以做我自己。」

     

     

     

     

    CF‧朵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